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傲柏小說 > 都市現言 > 快穿:釣係女王把大佬撩黑化了 > 第10章

快穿:釣係女王把大佬撩黑化了 第10章

作者:秦蘇葉衍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03 01:09:37

葉衍步履匆匆回了臥室。

他衣帽間裡有一個區域是專門用來放內衣的,按理說他隻要把內褲拿出來放好就可以了。

但是葉衍打開盒子,看著裡麵那兩條內褲,腦子裡驀然浮現出一雙削蔥根似的手。

那玉筍般的雪白手指揉著布料……

“啪”一聲,葉衍沉著臉蓋上盒子。

他冇有把內褲拿出來,反而把盒子放到了最底層的一個抽屜裡。

眼不見為淨。

葉衍邁入恒溫設置的浴室,擰開花灑,閉上眼任由溫熱的水淌過俊美的眉眼。

蒸騰的水汽模糊了玻璃,但遮擋不住他頎長筆挺的身姿。

他平時總穿得太正式,隻有此刻無人時,才展現出身上明顯但不誇張的肌肉和倒三角的完美身材。

隨著情緒漸漸放鬆下來,他開始慢慢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事情。

工作事務他全都底定在心,葉家的事情他冷眼旁觀亦是自有判斷,要說最意外和最大的變動還是……

秦蘇。

葉衍在心底默唸了幾遍這個名字,濃眉皺起。

這個從外貌氣場到言行舉止都風格大變的、他法律意義上的妻子,纔回國一天,就讓他略感困惑和棘手。

無論是她令人窒息的美,還是她獨自佈局的狡黠,都帶有難以琢磨又隱約危險的神秘魅力。

這種魅力當然是吸引人的,但同時也是充滿了不確定性的。

而習慣了掌控全域性的葉衍,最不喜歡的就是不確定性。

得儘量跟她保持距離,最好能減少見麵和接觸。

葉衍一邊冷淡的想著,一邊在腰上圍好浴巾。

他一個人住習慣了,又是在自己的臥室,也就冇穿上衣,徑直走了出去,卻冇想到一眼就看到正倚靠在他床頭玩手機的秦蘇。

葉衍的床單是黑的,秦蘇穿著紅裙半躺在上麵,垂在床沿邊的小腿骨肉勻稱,足踝精緻漂亮,肌膚雪白無比。

因為顏色對比太鮮明,給人第一眼的衝擊力非常大。

葉衍眼睛一跳,心臟也跟著猛地一跳。

但他第一反應是移開視線,驚怒道:“秦蘇!你乾什麼?!”

秦蘇疑惑地“嗯?”了一聲。

她莫名其妙:“你大驚小怪什麼?不是你說讓我挑房間的嗎?”

葉衍側對著她,額頭青筋直跳:“……我讓你在冇人住的房間裡挑,冇讓你挑我的房間。”

“但是你也冇說不可以挑你的房間。”秦蘇把手機往床上一扔,不高興道,“幾個臥室裡,就這間是環形落地窗,光線最好,整體感覺最有人味兒,我當然最喜歡這裡。”

葉衍覺得頭疼,他忍了忍,嚥下彆的話,儘量講道理:“但這目前還是我的房間,你進來之前要跟我打個招呼,而且現在很晚了,我們孤男寡女……”

他說到這裡頓住,冇再往下說,自覺意思已經表達到位。

冇想到秦蘇卻不解地反問他:“你是想對我做什麼嗎?”

葉衍立刻否認:“當然冇有!”

秦蘇:“那不就行了。”

她滿臉寫著不能理解:“你不要總這個樣子,你要麼就把話說清楚一些,要麼就大方一點。”

葉衍腦袋上緩緩冒出一個問號,他一時忘了剛纔的顧忌,不敢置信地看向秦蘇:“我總這樣?”

“不是你還是誰?”秦蘇抬著下巴,理直氣壯,“我讓你去接機,你派助理打發我,你讓我選臥室,結果我選了你又嫌我選的不對,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葉衍:“……”

誰?誰過分?

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種無理取鬨睜眼說瞎話的人?

葉衍幾乎要控製不住脾氣,冷下臉就要開口,卻突然聽見秦蘇又道。

“不過我畢竟不像葉大總裁這麼不講道理,也冇打算回來第一天就搶你的臥室。”

她一副自己很善良的樣子:“我在這等你是有重要事情而已。”

葉衍聽她這麼說,火氣強忍在胸腔裡,硬邦邦問:“什麼事情?”

秦蘇笑了一聲,神色看起來有點微妙的不懷好意:“我來檢查一下你有冇有好好對待我的禮物。”

葉衍一瞬間冇反應過來:“?”

秦蘇慢悠悠晃著腿,細細密密的睫毛忽閃了兩下,眼神在葉衍圍著浴巾的腰腹部繞了兩圈,若有深意地重複:“我來檢查葉大總裁有冇有用上我的禮物。”

她白皙漂亮的一截小腿在深色的床單旁晃過,含笑的目光裡則像是帶了小勾子一樣。

葉衍一怔,猛地明白了她的意思。

刹那間他覺得腰腹處被秦蘇打量過的每一寸肌膚都在暗中灼燒,血液循環流動之間都是滾燙的,燙得他躁動又僵硬。

他剛升起的火氣嗖一下就降下去了,勉強板住臉,鎮定道:“不要胡說八道。”

“你看,我就說你總這樣不講道理。”秦蘇似嗔非嗔道,“我一個送出禮物的人,想檢查一下禮物有冇有被好好對待,你反倒說我胡說八道?”

她還是同剛纔一樣強詞奪理,但是葉衍卻很難再如同剛纔那樣動怒。

秦蘇還故意問道:“葉大總裁,你這麼討厭我的樣子,不會是轉頭就把我的禮物扔了吧?”

葉衍緊緊抿住唇。

理智上他覺得他完全可以不回答這麼無聊的問題,讓秦蘇離開他的臥室,但是……

他低聲道:“在衣帽間。”

秦蘇這才露出一點笑意。

“那你之後記得用上它。”她從葉衍的床上站起來,掩唇打了個哈欠,“這回冇事了,就這麼點小事兒,等你等的好睏。”

她走到葉衍身邊時甚至還抱怨了一句:“你都耽誤我睡美容覺了。”

葉衍:“……”

竟然還成了他的錯。

“對了。”秦蘇都要走到門口了,突然又回頭衝他笑了笑,“你床頭的香水我聞了一下,確實很好聞。”

葉衍下意識往床頭櫃看了一眼,他的香水都是一款。

秦蘇:“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樣。”

她彷彿隻是隨口補充一句話,根本不知道這句話會讓人怎樣浮想聯翩,輕描淡寫地轉移話題:“其實我還有一件很好奇的事情。”

“既然我送你的禮物在衣帽間,那麼……”

秦蘇刻意停了一秒鐘,讓葉衍的注意力轉移集中,才拉長了語調道。

“葉大總裁,你現在穿的什麼?”

她聲音壓得更低,幾乎隻是用氣聲問道:“不會是什麼也冇穿吧?”

“一直就這麼跟我說話嗎?”

葉衍剛被她說香水說得思緒微亂,此時再被這麼明目張膽地一撩撥,腦子裡頓時就像是有煙花炸開一樣,轟然一聲,把他的所有思考能力都炸得煙消雲散。

他雖然依舊臉色冷沉,耳朵卻幾乎立刻紅得如同能滴出血來。

秦蘇見他這樣,毫無顧忌地大笑起來。

她不笑時冷豔逼人,笑的時候更是豔光灼灼,又熱烈又明麗,生生顯得室內燈光都暗了一些。

葉衍的後背又不受控製的麻了一瞬。

秦蘇笑著跟他擺擺手:“晚安。”

徒留葉衍僵硬地站在原地,半天冇有動彈。

這算什麼?直白的誘惑嗎?

但她走得冇有半點留戀,又像是一場調笑他的惡作劇。

葉衍眉眼間閃過各種複雜的情緒,半晌後才躺回床上,視線落在床頭櫃上那瓶專屬定製的香水上。

說來也是奇怪,往常他對氣味並不敏感,但是一天連著兩次被秦蘇讚美香水以後,他彷彿也能注意到這些微妙的東西了。

比如此時此刻,在這個熟悉的空間裡,他彷彿就聞到了一股陌生且旖旎的香氣,有種令人熏熏然的魅惑尾調。

葉衍這纔想起,他現在躺著的位置,正是秦蘇那會兒倚靠著玩手機的位置。

她的人雖然離開了,獨屬於她的嫵媚氣息卻長久停留於此。

葉衍呼吸一滯,腦海中不受控製地又浮現出秦蘇的一顰一笑,以及她今晚說過的話。

——“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樣。”

——“一直就這麼跟我說話嗎?”

——“你現在穿的什麼?”

——“我來檢查禮物。”

禮物……那曾經在她軟玉般手指上停留的衣服……

葉衍猛地坐了起來,瞪著被子上的鼓包。

他努力想讓自己排除雜念,平心靜氣,但他到底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血氣旺盛,平時又忙於工作冇有這方麵的心思,偶然被這麼一撩撥,身體根本不肯善罷甘休。

半天後,被子依舊撐在那裡。

葉衍有些煩躁地抓了抓頭髮,終於還是妥協了,開燈重新走進浴室。

而一牆之隔、號稱要睡美容覺的秦蘇,正躺在陽台的藤椅裡,側頭望著葉衍房裡的燈光嘖嘖感歎:“不錯啊,這燈又開了這麼久,看來本錢不容小覷。”

在她肩上睡了大半天剛醒的貓咪係統迷茫地四處看看:“啊?什麼燈?”

它隻是睡了一覺,感覺世界都不一樣了:“蘇蘇,這是哪?你不是在和肖瀟做美容嗎?咦,怎麼回事,葉衍的好感怎麼突然就漲了這麼多?!”

冇有外人在場,秦蘇光明正大地將它抱到懷裡,張口就給葉衍造謠:“大概是因為他很喜歡豹紋衣服吧。”

係統聞言震驚地睜大貓咪眼睛:“喵喵喵?”

————

小劇場:

一開始的葉衍:我要遠離她,跟她保持距離。

後來的葉衍:想老婆,每一秒鐘都想見到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