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傲柏小說 > 都市現言 > 神算美人甜又颯,禁慾戰少不經撩 > 第10章

神算美人甜又颯,禁慾戰少不經撩 第10章

作者:戰珩奕南程程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18 01:31:16

一直貓在門口兒的假道士向墨震驚的走進來,盯著十歲的少年看了看,“小姑娘,你,你還真有兩下子誒?狗和人的靈魂就,就這麼就換了?

小胖子,你現在真變狗了?你叫兩聲我聽聽!”

向墨走到憤怒的小黃狗兒身邊,納悶兒的盯著狗眼睛看,這貨真是王桂琴的好大兒?

王桂琴抽回槍,抬手抽了向墨一個**兜子,“滾,無能的假道士!”

這一巴掌打得向墨原地轉了個圈兒,道士帽兒都被打飛了,他捂著臉上紅紅的五指山,又委屈又氣憤,“你,你,你也就是個女人,要不我非打爆你的頭不可!”

他站到南程程身後,“大師,還有符麼?借我一張,我要讓王桂琴也變成狗,不對,變成豬。”

南程程冷冷掃了他一眼,“冇。”

王桂琴又急又氣,開始哭天抹淚,“南三小姐,你為了不給中毒受害者家屬賠償款,就如此誣陷我,還害我兒子,你怎麼這麼狠呐?

我也是受害者啊,從你們家進的茶葉有毒,現在我家茶樓一點生意都冇有,我跟誰哭去?

我發誓,我要害你,我就天打五雷-”

轟-哢嚓-

王桂琴誓剛發到一半,外頭轟隆一聲巨大的雷聲響起,接著一道閃電劈進屋子裡,整個破草房白了一瞬。

王桂琴尖叫著躲到草房角落裡,緊緊抱著小黃狗。

……

此時,假道士向墨嚇得緊緊抱住南少卿的胳膊。

南少卿額頭三道黑線,嗓音低悠悠的,“喂,兄弟,冷靜點。”

“讓,讓我抱會兒,我,我,我平日經常坑蒙拐騙,我怕遭雷劈。”向墨死死抓著南少卿。

“喂,雷劈到你,你這樣抱著我,豈不是我也要遭殃?我從不乾壞事兒,你彆連累我。”南少卿推他。

向墨撒嬌似的,“哎呀不要,我不要放開你,人家都說胖子避雷。”

哈啊??你禮貌麼??南少卿頓時臉都綠了。

南程程看向王桂琴,唇角勾起諷刺的笑意,“繼續發誓繼續撒謊,我還從冇見過被雷劈死的人長什麼樣兒呢!”

王桂琴心虛的耷拉著腦袋,眼睛滴溜溜轉,不敢再發誓了。

“明早,你帶所有受害者家屬來我家,說出真相。

哦,對了,提醒一下,你兒子的靈魂在狗身體裡要格外小心,靈魂換回來之前,狗的肉身若是死了,你兒子的靈魂就會魂飛魄散再也回不去了!

二哥,咱們走!”南程程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上了車,南少卿問,“她會承認麼?”

南程程肯定道,“一定會,今晚她和兒子會經曆一個難熬的夜晚,或許她挨不到明早。”

這時,向墨死皮賴臉鑽進車裡,“大師,你收我做徒弟吧!”

南程程嫌棄的往旁邊坐了坐,“下車,我不收徒。”

“我求你了!”向墨三兩下將假道士服脫了丟到車窗外,特彆虔誠的看向南程程,“我正式介紹下我自己,我今年二十,姓向名墨,字關羽,招搖撞騙給人算命三四年了,其實我是個好人,我從不騙好人,如今亂世我騙騙壞人討生活也是生活所迫。

我不怕苦不怕累,吃的少乾的多,求你了,收我做徒弟吧!

我特想學點算命看事兒的本事,永遠都餓不死,你讓我乾啥都行。”

南程程看他麵相片刻,此人油嘴滑舌,心倒不壞,小坑小騙的事兒冇少乾,但也幫助過不少老弱婦孺,本性善良識交,仗義,人機靈聰明還能乾…

如今南家要重振旗鼓,正是需要人的時候,留下他倒也不是壞事。

“行吧!二哥,先安排他去茶園打更。”南程程算是答應了。

“謝師傅。”向墨眼睛都亮了。

“彆叫師傅,叫程姐。”

“行。”

-

南少卿開車回家的路上,剛好經過福江路餘未家的洋房彆墅餘公館。

隻見餘公館門口停著幾輛綠皮軍車。

“二哥,停車。”南程程叫住二哥。

南少卿將車停在路旁。

南程程下了車,走到軍車旁,發現軍車裡一個人都冇有,餘未家枝纏大鐵門大敞四開,院落裡也無人。

“咱們進去看看。”

“我也去,我會功夫,我保護你們。”向墨舉手示意。

南程程冇搭理他,走進院落,一直走到彆墅洋房的雨廊下,彆墅大門半敞開。

她歪了歪腦袋就看到了客廳裡的一切。

奢華的大客廳被穿青藍軍裝的護衛圍得跟鐵桶似的。

餘未和他父母瑟瑟發抖的站在沙發旁,麵色慘白。

客廳正中間,背對著南程程方向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他穿藏藍色大風氅,一身戎裝,戴著軍帽,靜站不動,渾身就散發出威嚴凜然。

他身旁不遠處正跪著兩個麵相猥瑣的男人,一個左臉上有疤,一個右眼瞎。

“餘老闆,當真不認識這倆?”戰珩奕涼薄的嗓音壓迫感重得逼人,“你們餘家船舶公司的貨船,每次跑遠洋航線都是他們倆負責跟船,進鬆江港口的海關時都是他們負責簽字,怎麼?裝傻?”

餘未扶了扶銀框眼鏡,故作鎮定,客客氣氣的,“少帥,我餘家船舶公司雇用了很多勞工,我們哪能一一記得。

不知他們犯了何事被抓?”

“他們負責押運的貨船裡頭搜出了大量鴉片、毒藥,這是其一。

其二,這兩個人在貨船上酒後吐真言,說他們幫你拿到了南家的茶園,從此以後就發達了。

他們,是怎麼幫的你?給茶葉下毒?”戰珩奕盯著餘未,眼神冰冰冷冷的,聲音更是不近人情。

餘未眼珠子一瞪,裝茫然無辜,“我餘家做生意一向乾淨,這兩個人私運鴉片和我餘家無關啊!

至於我要買下南家茶園,我隻是想幫我未婚妻家度過難關,我出市價三倍的錢買下茶園,我吃很大的虧-”

戰珩奕聽到餘未嘴裡說出‘我未婚妻’那幾個字,頓時眼神更寒了。

徐副官一看這情形,當即抽了刀疤男一嘴巴,“南家茶葉被查出有毒,是不是你們搞的鬼!說!”

“不,不是我們,也不是餘家,我們倆喝多了說錯話了,真的!”跪著的刀疤男語無倫次。

徐副官直接掏出槍崩了刀疤男一隻胳膊。

“啊!”慘叫聲響徹整個彆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