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傲柏小說 > 古典架空 > 太陽神下的暗夜精靈族 > 第10章

太陽神下的暗夜精靈族 第10章

作者:亞赫納裡樓蘭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4 23:51:48

賀蘭羽涅的祖母繼承了大祭司的血統也就有了王室的血統,這個王室血統的由來是大祭司的當年為了愛而叛變大巫祝,那麼千年之前的大巫祝就以西海島國之王為傀儡四處清剿叛軍,而大祭司所率領的叛軍力量深得民眾的民心經過長久的抗爭與聯盟終於一統了政權被西海島國人民尊稱為開國第一王。

從此西海島國人民從王室到普通貧民都特彆重視婚姻律法,對情愛的執著就是他們生存的證明,也是處事的動力,可是這也導致一些周邊彆的部族部落利用美色計謀來侵擾侵害西海島國的政權,而曆史中每一次政權更迭世襲製度都要有一個苛刻的條件就是這個王是如何愛自己的妻子兒女,如何以情愛愛西海島國的人民,隻有具備這樣條件的世襲血統和執行力纔可以繼承為西海島國的領袖。

千年前的西海島國大祭司不知是哪個王室的後裔的孩子被大巫祝收養了,而那時候他是從小到成年後都是極其崇拜大巫祝,彷彿大巫祝給他了重新活過的靈魂,大巫祝十分欣賞栽培這個後生的青年領袖。

第一是他的血統純正,是純正的大巫祝所指定的王室血脈,第二是他的出生雖然被奪走。可是那一年他的出生是一個政策性的事件,因為當年的時候有一股反對大巫祝的政權勢力在悄然的暗湧起來,大巫祝已經有所察覺,所以大巫祝利用了大祭司的出生作為一個政權維護的保護傘,以此為藉口捍衛了自己的政權勢力,而這個時節也是大巫祝步入老年的開始。

此時大巫祝的思想裡已經有了開始尋找巫祝族群勢力的繼承人,以保證巫祝勢力族群的長期的世襲製度,由於其他部落的各族世襲製度都掌控在真正的王權手裡,所以大巫祝為了西海島國的外交貿易談判等事物,還是需要把王位設立一位傀儡的王,讓他既是大巫祝巫族勢力自己人,同時也要是自己的傀儡王。

自己便於對他的掌控,於是此時在大巫祝心裡已經開始運籌把大祭司作為自己傀儡王的候選人之一,以保證自己的巫族勢力可以綿長久遠的發展,巫族族群可以永久享受世襲罔替的權力。

那是在大祭司長到了二十五歲上下的年紀,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大巫祝培養的人他對自己是滿懷信心,可本來一切計劃都是幫助自己的得意門生掌握王權,之後好更加便於對西海島國的民眾控製,然而這時的二十五歲的大祭司也是男兒身,對女孩子的嚮往也是本性的驅動,如果這位紅顏知己是本地人也罷而恰恰這位大祭司的戀人卻是那夜冥城的女孩子,千年前夜冥城還冇有在帕裡斯克大陸赫赫有名。

但那時的夜冥城正在有一股蓄髮的力量為它成為百年大國王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帕裡斯克大陸就是坐落於倒三角形的中央大陸的名字,這帕裡斯克大陸居住著主要部族是西亞種族群體的生活地,也就是西海島國入內河道到必經之地由帕尼尼島鏈進入帕尼尼的島鏈國。

其中入到內河道就已經是進入了帕裡斯克大陸的前沿腹地,那麼帕裡斯克大陸的倒三角形大陸就是擺在西海島國和夜冥城國度巨大的橋梁,其實如果這樣講西海島國和夜冥城的聯絡早在千年前就有了聯絡,而在這個聯絡中最為緊密起到關鍵導火索作用的就是大祭司與自己愛人亞赫納裡氏·樓蘭同盟的愛情聯盟,而亞赫納裡氏·樓蘭就是夜冥城當今的幽靈公主樓蘭的曾曾祖母。

那一年是東方紅日正圓滿的時刻,也是太陽照耀西海島國白天時間最長的一年,那天大祭司巡察港口工作,那是在傍晚,晚霞映襯了整個海平麵,而正當大祭司巡查之際突然發現不遠處的暗礁石頭上躺了一個人,周邊是破碎的船隻的木板碎片,看情形是被巨浪衝了過來的狀況,大祭司走近一看正是一位昏倒在礁石上的妙齡少女,這少女的年齡彷彿在十六七歲的年華,而這美景紅日橙紅色的光線照在了少女身上。

奇特的現象是在少女身上的濕漉漉的絲衣上卻顯現出一股青藍色的海藍色碧光,這一閃過的光不要緊直接射進了大祭司的心靈,在他眼中彷彿看到了海神的女兒。

大祭司令侍衛在一旁不允許靠近,隻有他孤身一人劃著小船靠近了大礁石隻見少女的手臂處滿是礁石壁和木板倒刺的劃痕,從手到腳到臉部都被劃出了一道道細口子,令人十分的憐惜。大祭司慢慢蹲下身來,輕輕呼喚這位少女,而這位少女在昏迷中冇有任何的反應,大祭司輕輕的伸出手輕拍了一下女孩的臉頰,女孩昏迷中講著“父親,我發現新大陸啦!”

一時間大祭司俯身抱起這個女孩,當抱起她的一刹那,突然感到這個少女很重一時間竟然像石頭一樣重,但是當大祭司定睛去看這個女孩的雙眸的時候,瞬間被淨化了,一刹那的目光交彙早已讓大祭司怦然心動,那雙眼睛是閃現而過的青藍異瞳色,大祭司瞬間就像心裡被電擊一樣無法自拔,對這個陌生的女孩產生了內心深處最為善良的純愛之心。

此刻大祭司更加相信她是海神的女兒,大祭司的在西海島國的職責就是要供奉海神,海神賜予西海島國人民以寶藏、以藥材、以食物可讓這個西海島國島嶼鏈成為抵禦外來入侵的屏障,同時也可以讓西海島國人民得以自給自足,而此時的被公主抱抱在懷裡的女孩體重不由得變輕了。

那個青藍色的眼眸隻是一閃而過,而接下來她的眼睛就是變成了異瞳色的寶石眼球,一個眼球是橙黃色的,而另一隻是黑色的,從這一刻起大祭司開始真實的付出了自己的愛,而她的真實身份就是千年前夜冥城的公主亞赫納裡氏·樓蘭。

大祭司把亞赫納裡氏·樓蘭帶回了自己的駐地,那時候大祭司並不知道麵前的就是在西海島國民間傳說中有一個夜冥城,而西海島國民間習慣把夜冥城稱為夜明城,因為據傳說中描述夜冥城在黑暗中當月亮輻射他們的城內的時候,整個城璧在周邊遠處的各部落角度去看就像一顆夜明珠一樣朝著月亮的方向發出青藍色的寶石之光。

而這樣的產生光的散射和折射更多的原因是由於夜冥城霧氣容易環繞整個城內外壁,造成了反射的漫反射光,當千百年前的夜冥城是一顆璀璨的夜明珠時候,周邊的部族畏懼其強大的弓弩技術兵力,而通過貿易來往維持各國各個部族部落的和平。

而百年後的樓蘭出生後的夜冥城已經正值走向了衰落。大祭司把亞赫納裡氏·樓蘭帶回了自己的駐地後就傾儘所有無微不至的照顧受了重傷的亞赫納裡,亞赫納裡昏迷了七天後終於甦醒,當她看到這位異邦的俊俏青年時候,才知道是他救了自己,而自己也異常興奮的知道自己大難不死卻冒險探察到了原來在夜冥城外還有新的世界,新的大陸島嶼連成了海島與內陸中央板塊的接壤之地。

亞赫納裡氏也對這個異邦人產生了無限的好奇心,同時亞赫納裡氏還把夜冥城的故事講給大祭司聽,久而久之兩人互生愛戀,純潔之愛。

在經過他們朝夕的相處後才逐漸得知了對方的身份,原來他們兩個人在各自的國度都是具有十分重要地位的人,而最讓亞赫納裡難以接受的是為什麼他們明明相愛卻不能結婚生子繁衍後代,這導致了亞赫納裡的黯然神傷,經過日久的和大祭司的生活長久後她決定既然自己不能為喜歡的人繁衍後代那麼她就打算離開這片異邦之地回到夜冥城。

因為她航海探險出來幾年都冇有回到夜冥城,在用鷹飛信傳書的歲月裡,她也向當時的夜冥城之王她的父親彙報了平安和這裡的異邦島國的風土人情,最重要的是她透露了西海島國這裡的人民被大巫祝巫族勢力所操控。

雖然這裡也有豐富的物產和寶藏的深海珍稀藥材原材料,可是人民的生活卻被掌控著,冇有夜冥城的子民的自由之心和自由的戀愛,自由的繁衍生息,亞赫納裡覺得單憑自己的一己之力很難改變西海島國的的現狀,唯有離開是最為明智的選擇,於是亞赫納裡開始勸導大祭司賀蘭。

亞赫納裡:賀蘭,你的大祭司之位真的是自由的嗎?

賀蘭:我無從選擇,從我出生之後就被選擇在這裡,我不像你。

亞赫納裡:你可以選擇離開,跟我回我的國都。

賀蘭:我在這裡要輔佐大巫祝,我的使命就是這樣的。

亞赫納裡:你們的大巫祝真的是得到子民的敬仰嗎?

賀蘭冇有說話,隻是沉默了。

亞赫納裡:那好吧,我準備離開這裡回到我的國都。

賀蘭:你真的要捨棄我嗎?

亞赫納裡:在這裡我們無法長久的結合,也無法有我們自己的子嗣,除非這裡改一改陳舊的製度。

賀蘭:改?大巫祝定下的製度還能改?

亞赫納裡:任何有失去民心的,有違背民眾最基本的本能生育的都可以改!你難道隻會聽從彆人的命令,而不會獨立自己思考嗎?

賀蘭感覺自己的內心像被電擊了一樣,瞬間得到了許久未有的啟示。

而正是這些話被大巫祝的暗探聽了去,大巫祝起初對這位異邦之女的能力,和帶來新的技術還是很支援的,對大祭司賀蘭和亞赫納裡也是持有支援態度,並希望亞赫納裡可以留在西海島國來傳授她們國都夜冥城的新技術,讓自己的國度變的更為富足。

然而讓賀蘭冇有想到的是自己自認為大巫祝是把自己像義子一樣對待,讓自己勝任到大祭司的位置基本上就是巫祝族群僅次於首領的人物,令他冇有想到即使這樣從小在大巫祝身旁長大的人也會受到大巫祝的暗中的監視。

可見在維護權力的鬥爭中冇有絲毫的情感舐犢之情,有的隻是心裡的維護權力的角鬥心力,這一點真正是顛覆了賀蘭的價值觀,因為在賀蘭心裡一直認為崇拜巫族的世界觀價值觀,這樣的價值觀是值得一直為西海島國沿襲下去,因為這是為了民眾著想,可能一時民眾要忍受自己的親身骨肉要交到大巫祝的手上,接受大巫祝族群的統一管理。

可是這也是從另一方麵見證了一個個王室後裔的磨礪與成長,賀蘭從小就受這樣的大巫族勢力族群的思想所侵染,久而久之竟然已經被洗腦喪失了獨立思考去看世人的能力,要不是偶遇救起亞赫納裡氏·樓蘭公主,讓他睜開眼瞭解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在內陸還有一個正在茁壯成長的富庶國度夜冥城,恐怕大祭司賀蘭的思想裡還隻有他們的西海島國的島嶼鏈國度。

經過亞赫納裡·樓蘭的開導和她歸鄉的思念,大祭司準備要偷偷的送亞赫納裡歸鄉,在猶豫之時他的思想也動搖了想要去夜冥城看看離開西海島國,而這樣的意圖卻被大巫祝察覺了,並且讓大巫祝動了殺心,感覺大祭司的行為心靈開始不受掌控,並認為他感覺到一絲的權力崩塌的危險,再過幾個月就是大祭司的登上王位之禮,而此時的大祭司正在籌劃著怎樣可以偷偷地把亞赫納裡氏·樓蘭公主送上快船回到中央大陸區。

可是不巧的是亞赫納裡氏·樓蘭公主有了身孕,這也是她自己冇想到的,她懷了大祭司的子嗣,大祭司內心很是興奮,轉而就是憂慮因為如果大巫祝得知亞赫納裡氏·公主有了身孕,那麼將給她帶來無儘的危險。

所以大祭司必須裝作和平常一樣在恰當的時機把亞赫納裡氏·樓蘭公主送出西海島國,而自己恐怕不能和他一起遠赴他夢寐以求的夜冥城,和他的愛人一起,因為如果他不按照大巫祝的安排按期繼任王權,成為大巫祝的傀儡政權國王。

那麼他的心愛之人將會遭到最慘痛的殺戮侮辱等等,所有能想到的大巫祝族群的殺伐手段。於是乎一場陰暗的愛情與政權的權力角鬥即將拉開序幕。

時光一天一天的過去,還剩下不到十幾天就到了大祭司即將要登到王位的時候。在一個日落月明的夜晚,大祭司望著遠處大巫祝對岸山崖上的住所若有所思,而恰在這時大巫祝也在望著大祭司的山盆住所處,也在思考著要不要除掉他,可是大祭司心裡還是在有一番考驗因為他畢竟年紀大了,要尋一個培養一個繼承人是多麼的不容易,如果到了非殺不可的地步他會果斷的采取手段。

大祭司賀蘭心裡想著再過十幾天就到了日子,他轉頭看向了亞赫納裡躺在床上也是若有所思睡不著,大祭司先是探查了周邊屋外的環境,看看有冇有暗哨暗探,才走近屋內並冇有說話,用手語來表達展示他想說的話,因為他決定明晚夜裡就送亞赫納裡出西海島,雖然夜晚的氣候環境是要凶險許多的,但是他在屋外看了看風向,預測明晚的風向會有利於亞赫納裡·樓蘭快速離島。

而自己要假裝堅守要留下來,以免大巫祝疑心給亞赫納裡帶來殺身之禍,因為她現在已經懷孕,除了他再無彆人知道亞赫納裡懷孕的事情。

大祭司坐在亞赫納裡床榻旁,又觀察了屋外的動靜,然後定睛看著亞赫納裡用手語開始表達起來,他的手語隻有亞赫納裡可以看懂,在他們的朝夕相處的歲月裡,已然都已經走到對方內心,一舉一動他們都可以心領神會心有默契,大祭司在床榻前向著亞赫納裡比劃著手語,隻見亞赫納裡眼含淚珠的看著他,大祭司把自己的手推到亞赫納裡的肚子處,慢慢撫摸著,告訴亞赫納裡他能夠在暗礁上救起她,足以改變他一生,對他是一生是最好的禮物。

他也將平定這場風波然後去夜冥城找到她,他需要亞赫納裡好好活著安全的離開回到夜冥城做公主,等他和大巫祝有了一個了斷獲得自由了承諾會去夜冥城見她,為今之計最重要的就是亞赫納裡要保護好他們的孩子,因為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子嗣,他深知如果被大祭司知道的話亞赫納裡此時勢單力薄,她即使是夜冥城的公主可援軍也在很遠的夜冥城。

而在大祭司巫族勢力中,自己雖然有一定的很高的地位,可是主力的兵權並不在自己手中掌控著,自己現在隻是空有地位卻無實際的兵權,很難抵抗大巫祝的殺戮,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是相當危險的。

亞赫納裡深深望著大祭司賀蘭,他一顰一笑每一句每一個動作都印在了她心裡,她相信終有一天大祭司會來看他。海浪澎湃著礁石,遠處的月光格外的鮮明,那一輪明月灑向海平麵泛出的點點白銀色波光,正是照耀了亞赫納裡歸鄉的路,然而她所遇到的危險也會步步緊逼她做出選擇,如果明天夜晚海浪是風平浪靜的,她能順利到達新大陸。

同時她還需要在穿過帕尼尼島鏈的另一個異邦之地,需要悄悄潛入併到達倒三角形的中央大陸的內河道,才能踏上安全的歸鄉之路,一旦抵達了內流河道,無論是安全性還是乘船歸鄉的速度都在幾個月之內是可以很快抵達的。

大祭司賀蘭安撫好亞赫納裡,看著她安心的入睡後,就開始著急自己的幾名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親信和護衛隊,之所以可以信賴他們,因為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遺落的王室貴族後裔,在他們兒時就被大巫祝好好的管理和安排了,這幾個親信他們和大祭司信奉共同的價值觀。

特彆是亞赫納裡來了之後無論是對他們思想的啟迪,還是弓弩技術,先進技術生產生活的傳授技藝,無不讓他們對亞赫納裡感恩戴德,同時也因為亞赫納裡的美麗是他們心中家庭期盼的樣子。

他們兒時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命運,當他們青年了想要對自己今生做出改變,能夠保證自己家庭的完滿不再擔憂自己的孩子被遣送巫族勢力,普通人民的內心夙願也是他們自己的內心夙願,有這些共同的價值觀共同點,大祭司信任他們,這幾個親信如果護送成功,那麼他們之後的人生將會在夜冥城公主的護佑下獲得新生。

所以今後公主亞赫納裡·樓蘭的生死就是他們的生死,她的幸福也就照耀了他們的幸福,親信們願意忠誠的成為亞赫納裡氏·樓蘭的忠誠死士,護住亞赫納裡就保護住了大祭司賀蘭。

大祭司在亞赫納裡熟睡之際,召集了六名親信,然後親自檢查了他們身上最為精良的裝備,這六名親信就像精銳的小分隊一樣,各自擅長不同,其中有擅長駕船之術的、有擅長探查情報的、有擅長為暗殺的、還有擅長保護的、還有擅長偽裝之術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得到了亞赫納裡的弓弩之術的真傳,已經暗地裡製造了小型的弓弩箭,和各種箭支特彆是一種最重要的發明是亞赫納裡傳授的技術,如何製造小型火藥,把火藥塗抹在箭頭上,就可以造成以一敵百的效果,大祭司統統檢查後,並重申命令這個計劃隻有他們幾個人知道,關於遴選的二十位侍衛隨從待命,除了親信是大祭司篩選出來的,二十位侍衛也是大祭司親自測試選拔出來的。

重要的是這二十位年輕人各自都有所擅長的技能,並且他們的家世也是兒時就被選擇,且多數為王室宗族的其他後裔,而自己的親生家庭父母無一倖免的在自己尚未懂事時被大巫祝滅族,同樣的命運都是和大祭司一樣,長大後他們才通過各個周邊的訊息才得知自己家族與大巫祝巫族的仇恨。

這時候大巫祝坐在山崖旁的石頭旁邊,也看著皎潔的月光和海平麵,看到這麼平靜的海平麵,波瀾不驚的月光映襯著他深邃的眼眸,他在猶豫要不要除掉自己辛苦栽培的大祭司,如果除掉他那麼一時半會為了巫族的大業冇有一個合適的人可以頂替他,而且他心裡最擔心的就要是亞赫納裡氏·樓蘭,如果她隻是一個普通人並不在他憂慮的範疇內,可是起初大巫祝隻想讓這個外來異邦人給他的子民提供技術和新的知識,來強大自己的國家建設。

然而當他的暗探打探到原來亞赫納裡氏·樓蘭是夜冥城的公主身份時候,一半是驚喜另一半又是憂慮,如果除掉殺死公主,那麼夜冥城舉兵來犯,西海島國有可能麵臨強敵,那時候大巫祝所在西海島國形成的勢力也將不負湮滅。

正在大巫祝憂慮的時候,暗探來報,隻聽暗探在山崖旁石屋旁向大巫祝作報告。

暗探:巫上。

大巫祝:可有什麼異樣?

暗探:大祭司隻是望瞭望海平麵,神色安寧的很,亞赫納裡氏也在屋內,並冇有什麼異樣。

大巫祝:說什麼了嗎?

暗探:冇有。

大巫祝:好,多加觀察,有什麼異樣速來報我。

暗探:遵命。

大巫祝抬眼望瞭望海平麵自己西海島國上空的雲,又把目光鎖定在泛起月亮灣光澤的黑暗礁處的漩渦處,不禁自己也思考著想著,他伸手指了指那月亮,此時月亮恰逢慢慢的遮蔽進雲朵裡。

大巫祝不禁感歎道:我的大祭司,你此時在想什麼呢?吾家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心思也深沉了,你長大了!是去是留全在你一念之間。

夜幕慢慢的了下來,轉瞬即逝後就是第二日的清晨。大祭司賀蘭和亞赫納裡像往常一樣在戶外的的綠藤園用早餐,身邊的仆人們正在旁邊服侍。此時,突然有人進入綠藤園餐桌旁來傳訊,是大巫祝的傳報兵。

傳報兵:大祭司,大巫祝邀你和亞赫納裡氏·樓蘭共賞海光十色美景!

大祭司淡定回答:好的,你回去吧,我們稍後就到。

說畢傳報兵就站在了綠藤園外麵等候。

大祭司:欸,不是叫你回去嗎?

傳報兵:大祭司,大巫祝巫上囑咐我要陪二位一起上山看景。

大祭司給亞赫納裡遞了一個眼色,亞赫納裡心領神會。

亞赫納裡:好,稍等一會,容我回屋換個厚點的衣服,山崖上風涼。

亞赫納裡回屋後有些不安,但既然大祭司已經欣然答應就證明她要相信他,一會亞赫納裡在屋中換了長外套披肩比較寬鬆的衣服,這樣可以讓自己的身材不會走樣,大祭司看到亞赫納裡的衣服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心裡稍微覺得有些安全,隨後他們二人跟隨傳報兵走到綠藤園不遠處的小港口,隻見那個小港口又幾艘特彆的小船。

大祭司和亞赫納裡一同登上了其中船身吃水度最深的,最高的船隻,其他的多葉槳小船作為護航船隊,這個規格大祭司已經看到了一些眉目,因為他馬上就要登位新的王權,接替那個在位的半死不活的老王,他將成為西海島國新一任傀儡王,但即使是傀儡他的排麵該有的禮節還是不能少的,周邊的士兵和護衛隊對他也是十分的尊敬,因為護航船隊水手和士兵心裡都清楚,這將是下一代青年西海島之王,而且這次不同換上的不再是病怏怏的人而是年輕人這多少讓他們內心更有期盼。

隻見大祭司和亞赫納裡的主船是前後傾斜角度四輪快漿,船速平穩又快,四周的護衛航隊成保護隊形四處警戒行對,這讓亞赫納裡親身感慨了西海島國海上軍隊的強悍和科技力量,有海就是他們的戰場就可以快速行軍,而且他們的主船和副船都有套層偽裝的小船藏在大船上,雖然這裡到大巫祝的駐地隻有十幾海裡,可是亞赫納裡並冇有感覺坐船很緩慢。

這也為她日後想如果大祭司成功了掌控了實際的自己政權,也就是叛變成功,那麼夜冥城就可以彌補自己的不足讓自己的國有一個海外的盟友以船隻戰鬥來護衛內陸,同時民間也可以進行高價值的貿易往來和各方麵先進技術的交流學習,文化生活的互補,這將在大祭司和亞赫納裡氏·樓蘭心中充滿了美好的藍圖,生在王室中的人血液中就透著一種為自己族群未來守衛保護髮展的內心,即使他們是在這樣危險的境地中,隻見亞赫納裡氏和大祭司相繼一笑,就能感召到他們彼此的心意,真是天作之合!

主船副船在小船編隊的護航下,行駛到可以看到遠處一個海天一線的長長的懸崖旁,那個懸崖一邊連接著山體,另一邊卻慢慢突出來一直延伸到出海的將近海心處,站在海天懸崖那個位置可以一覽無餘整個西海島國鏈海岸線,無論海上有任何其他國的船隻駛入西海島國的領海,都可以被及時的觀望到並時時做出最快的反應進行軍力的部署和調整。隻見遠遠的望去,有一個上昇天梯是垂直的用木甲鐵鋼做成的天梯,這個工程的修繕是大巫祝換了二個王的王權。

也就是更迭了兩個王朝大興土木修建而成,目的就是要守衛好這西海島國的天塹,現在從遠處望著海天懸崖那的身影,大祭司不禁一生感慨在內心深處,他不得不佩服大巫祝的卓越的軍事才能以及高瞻遠矚,耗費兩個王朝的更迭大興土木勞命傷財為修這樣的宏偉工程,也是著實令人從內心傾佩的,連亞赫納裡看到這樣壯觀的美景也不深深感歎,大巫祝實在是太強了。

當船靠近的時候大祭司望著上麵大巫祝的身影,也有所感想如果能獲得自由那該多好,如果他不是大巫祝隻是一位髮絲漸白的老人,那他也是他勝似生父的模樣,然而在權力鬥爭角力角逐中,卻冇有那樣的親情感情,以及各種情愛,有的隻是大家為了生存而戰鬥,這樣的政權不是大祭司賀蘭想擁有的,他想顛覆這一切!

他堅定著拉住了亞赫納裡的手,亞赫納裡也看出來他內心的矛盾,他要改變一切,改變這一切或許就是從準備上崖的談話賞景開始,如果一切順利冇有被大巫祝疑心,那麼他們的夢想將被實現。

滋啦滋啦的鐵環繩索在轉動,隻見一個天梯從高處緩緩降了下來,大巫祝站在懸崖高處,向下俯視那兩個小小地年輕人的身影,不禁手抬起在眼角抹了一滴淚水,這個幾旬老鬢髮的大巫祝也希望一切如他心願。

讓自己的巫族勢力權力後繼有人傳統得到延續,把自己的衣缽可以踏實心安的傳給他最為欣賞的大祭司。隻見他擺了擺手,進入天梯的大祭司和亞赫納裡氏·樓蘭開始緩緩上升,他們看著遠處的西海島海岸線,心中望著夜冥城,等待命運的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